當代中國 > 黃土地

從大山深處到大河之畔——寧夏持續移民百萬「拔窮根」啟示

3 天前 / 0

寧夏西海固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稱,曾十年九旱,廣種薄收,乾旱是這裡百年貧困最主要根源。「搬出大山,向水而遷」,為破解水困魔咒,自20世紀80年代起,一場百萬人口的大移民在這裡發生。歷時30多年,先後實施6次大規模易地移民,累計移民120多萬……在大陸中央大力支持下,「徙貧人不能自業者於寬地」,從六盤山、雲霧山深處搬遷到黃河之畔的「寬地」,移民群眾不再因水而困、因山而貧,「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他們興業樂業,改寫著命運。

西藏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

1 周前 / 0

被稱為「世界第三極」的西藏自然條件嚴酷,是中國唯一的省級集中連片特殊貧困地區,也是全中國大陸貧困發生率最高、貧困程度最深、扶貧成本最高、脫貧難度最大的深度貧困地區。截至2019年底,西藏自治區62.8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現脫貧,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西藏大學教授圖登克珠表示,西藏歷史性消除絕對貧困,對中國脫貧攻堅具有標誌性意義,同時對世界減貧事業也有很強的借鑒作用。

1.6萬餘名漁民上岸 四川全面完成長江流域退捕任務

1 周前 / 0

截至目前,四川已有10257艘漁船回收處置,16480名漁民實現退捕上岸,四川已全面完成長江流域退捕任務,在鞏固退捕成果下,將進入深化全面禁捕工作階段。長江禁捕退捕涉及四川45個水生生物保護區和長江幹流、岷江、沱江、赤水河、嘉陵江、大渡河等流域。退捕水域分佈在四川全省18個市(州)、115個縣(市、區)。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 《故事裡的中國》以人為焦點述說家國故事

2 周前 / 0

歷史是由一個個微小卻有力量的「原子個體」構成的。這種當下和歷史之間相互影響的力量,正是《故事裡的中國》這節目,想讓大家擁有的歷史胸襟。《故事裡的中國》看起來以「人」為焦點,但講的其實是「家國」的故事。黃文秀的扶貧路,背後是這些年來新農村的變化;鍾南山院士的抗疫路背後,則是剛剛經歷的特別的2020年。我們都是故事中的人,也正是因為有「我們的故事」,才有那些「家國的故事」。

1位老師,6名學生:太行山深處的39年堅守與陪伴

1 月前 / 0

領著孩子們讀書的是教師王計林。1位老師、6名學生,這是蟬房鄉花木教學點的全部師生。今年58歲的王計林,1981年起就在蟬房鄉紮根,開啟執教生涯。在沙河市,像王計林這樣守望在大山裡的老師還有許多。目前沙河市共有山區教學點102個,任教老師有400多人。百姓說,他們是太行山深處的「點種人」。

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增長幅度高於大陸其他民族

1 月前 / 0

2017年,隨著經濟社會發展水準提高和各族群眾生育意願趨同,新疆修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規定各民族實施統一的計劃生育政策,即城鎮一對夫妻可生育2個孩子,農村一對夫妻可生育3個孩子。一個時期以來,新疆人口自然增長過快,造成水資源、耕地嚴重短缺,攤薄了有限自然資源和扶貧資源,給許多家庭造成過重的經濟和撫養負擔。實行計劃生育政策以來,人口過快增長壓力得到緩解。

【犇報專題】大陸鄉村振興追蹤(東北篇)

2 月前 / 0

2020年是大陸官方推動「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期限之年,最後一年要如何確保最後300萬農村貧困人口如期脫貧,考驗著各方的智慧與能力。根據大陸官方統計,截至2019年底,大陸農村貧困人口累計減少9500多萬,貧困發生率降至2%以下。預計還有300萬農村貧困人口沒有脫貧,還剩下50多個貧困縣尚未摘帽。根據大陸農業農村部調研發現,現存貧困戶主要有兩大類:一是深度貧困地區,二是特殊貧困群體。

英裔澳人騎單車環新疆五次 分享見聞卻被沒去過的人質疑編故事

2 月前 / 0

一位英裔澳大利亞人杰瑞·格雷(Jerry Grey)曾五次前往新疆,並騎乘單車環遊新疆與其它省份。他在接受CGTN採訪時,分享了他在新疆的經歷和所見所聞。

杰瑞·格雷表示伊斯蘭教被消滅的故事完全是假的,語言被消滅的故事也完全是假的,他在推特上一直分享,人們卻都不相信他。面對這些人,他就只有一個問題,你們上次去新疆是什麼時候?他們從沒去過,但我去過。他們寧願相信在CNN或BBC看到的故事,也不願相信我,認為我是在編故事。

上山採藥 到雪域高原深處去「尋寶」

2 月前 / 0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位於青藏高原東北部。獨特的高海拔氣候讓這裡縈繞著青草的芬芳,更生長著很多珍貴的藏藥材。每年六月下旬到八月上旬,當地藏醫會定期上山採藥。藥性好的藥材大多生長在海拔4000公尺以上的地方,人跡罕至的山區是優質藥材的搖籃。

從僅存三百人到如今五千人 守望太陽跟隨中國發展的赫哲族

3 月前 / 0

赫哲族是中國大陸人口較少的民族之一,世居黑龍江、烏蘇里江、松花江流域,因地處中國東方,被稱為「守望太陽的民族」。從全族僅存300餘人到如今的5000多人,從原始漁獵到安居樂業,赫哲族跟隨中國的發展,也唱出屬於當代的「烏蘇里船歌」。

第 1 頁,共 8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