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家園 > 台灣人與台灣史

《禁書的年代》7: 要不要跟警總打一架?

2 小時前 / 0

雜誌即使被查禁,但市面上還是可以看到。那真是出版的黃金年代。禁一本,賣一本。警總好像暢銷書的催生者。連後來開「阿財的店」的阿財,當時都做了發行商。

《禁書的年代》6:我們來印禁書

2 天前 / 0

看禁書與玩禁忌的愛情一樣,是會上癮的。你越是要查禁,我越是要看。而且越禁越要偷偷摸摸,越偷偷摸摸,越是有趣。現在回想,才知道影響自己最多的,可能不是那些學校規定的書,也不是正經八百的書,而是禁書。沒辦法,禁忌之愛,永遠有致命的吸引力。

《禁書的年代》5:角落裡的馬克思

1 周前 / 0

忽然在一處極低的角落裡,看到「CAPITAL」幾個大字。三大冊的精裝本,書非常老舊,積滿了灰塵,彷彿被擺在角落裡一百年了。我心中狂跳,暗想:媽媽的,不會是他吧?拿出來一看,我的天,竟真的是馬克思的三大卷資本論!

《禁書的年代》4:被查禁的金庸

1 周前 / 0

這形象真太熟悉了,從紅燈區外的小書攤、租書店,到明星咖啡屋,到台大前面的違建舊書攤,他們可能是世家子弟、書香門第、大學才子,只因亂世,最後在街道邊獨坐閱讀,賣書為生。他們的身影,彷彿是一個寂寞的、流離飄蕩的世代的縮影,揹負著被埋沒的身世和故國的舊夢,最終在書堆中,尋找一個歸隱的角落?

《禁書的年代》3:暗娼街的羅曼.羅蘭

2 周前 / 0

那年代找禁書,看禁書,往往也不明所以,只要覺得是好書,便互相傳閱,充滿秘密讀書的快樂。文化自有它的火種,埋在那裡都可以,隱姓埋名都不怕,只要機會,即使只是輕輕一行字,它就會點亮人心中的火光。

《禁書的年代》2:陳映真和《將軍族》

2 周前 / 0

查禁的原因,本身就是禁忌,這就是「禁忌年代」的特徵。「權威」要變成「威權」,就是不容許你問他原因。最後逼得你得猜測他的心思,揣摩他的心思,甚至暗暗討論他的心思,如此才能讓你想得太多,猜疑太多,滿地陰影,最後什麼都不敢做。

《禁書的年代》1:買下第一本禁書

3 周前 / 0

【編按】知名作家楊渡因聽聞禁書年代可能重來,為讓更多人回憶台灣過去那段禁書的歲月,與偷讀禁書的快樂,分享自己過去寫的〈禁書年代〉一文。因文長,分成十一天刊載於作者社群平台,犇報經作者同意轉載分享。

潛龍「誤」用 聲援捷運潛水夫症工人

1 月前 / 0

2020年11月27日,至台北參加聲援捷運潛水夫症工人法律訴訟前的抗爭行動。遇見了幾位熟識的朋友在現場支援,王墨林率領的藝術團隊也以行為藝術的展演表達了捷運潛水夫症工人遭到的勞動傷害及各相關單位漠視勞工疾苦的顢頇卸責。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側身群眾抗爭的現場,今天的出席行動時間雖短,也很藝術,溫和,然而,心情卻很激動,久久難以平息…

福州台灣會館的舊影新顏

1 月前 / 0

福州台灣會館11月1日復建開館,其前身是清末專供台灣士子來福州參加科舉考試的棲息之所,如今將打造成兩岸交流新平台。福州台灣會館於1883年由晚清分巡台灣道劉璈倡建,並於1884年建成,為清末專供台灣士子參加福建鄉試、進京會試時棲息之所。時代變遷之下,兩郡試館原址已不存。

我親身經歷的白色恐怖「鹿窟案」

2 月前 / 0

我是王文山。今天,在這個昔日的馬場町刑場,代表1950年代白色恐怖倖存的受難人在一年一度的秋祭場合上發言。寫這篇文稿的同時許多複雜的心情又再度泛起。現在民進黨當局不斷加深兩岸敵對、鼓譟民粹的氛圍,使包括我在內的老政治犯們尤其憂心。在海峽的對抗局面下,台灣當局在當年實施了戒嚴,出賣民族主體性與大眾的福祉以仰賴美日帝國主義,偏安了反動的在台政權,肅清了島內多數的進步力量,在社會上製造「反共」高壓氛圍,今昔映照一點都不感到陌生。

第 1 頁,共 7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