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振國

反萊豬元年

1 周前 / 0 comments

2020年最後一天晚上,戶外氣溫約8攝氏度,台灣反毒豬團體集結於信義路旁舉辦跨年晚會,並高舉民進黨政府自蔡英文蘇貞昌至立法院支持萊豬進口立委頭像靜默繞行立法院表達沉重抗議,我側身遊行隊列感慨萬端,化魯迅「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詩意,賦律詩一首聊以為辛丑牛年之記。

潛龍「誤」用 聲援捷運潛水夫症工人

1 月前 / 0 comments

2020年11月27日,至台北參加聲援捷運潛水夫症工人法律訴訟前的抗爭行動。遇見了幾位熟識的朋友在現場支援,王墨林率領的藝術團隊也以行為藝術的展演表達了捷運潛水夫症工人遭到的勞動傷害及各相關單位漠視勞工疾苦的顢頇卸責。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側身群眾抗爭的現場,今天的出席行動時間雖短,也很藝術,溫和,然而,心情卻很激動,久久難以平息…

高盧雞鳴 庚子生辰自壽兼懷大陳
【專題】紀念陳映真先生逝世四週年

2 月前 / 0 comments

今年是映真先生離世的第四年.世局動盪不減,新冠疫情導致的各種亂象、中美、兩岸關係乃至大陸與台灣各自的社會,似乎都朝向倒退的方向發展。然而全球各地對人類解放正義事業的追求,也依然星星點點,爝火不熄。新生事物、新生力量也爭露筍尖、綿綿若存。值此63生辰,我期許自己今後,能更用功、用心、更勤奮學習,追尋真理。在從事批判的時候更能指出希望之所在,以此自壽兼懷大陳。

中國人民文學的脊樑 曾健民醫師手稿再刊

3 月前 / 0 comments

1927年正是中國新文學經過風風火火的10年之後,中國文壇出現了包括魯迅在內的許多有成就的作家。當年9月,有位瑞典考古學家到上海了解到魯迅的文學成就後,推薦魯迅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被魯迅婉拒了。1930年代中期,瑞典也曾有意提名魯迅,但魯迅還是謝絕了。魯迅回信強調了中國人的正直脊樑。

庚子中秋夜懷曾健民醫師

3 月前 / 0 comments

二○二○年十月一日,是傳統的中秋(陰曆八月十五日)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一週年的節日。「七十一」也是曾健民醫師的逝壽。曾醫師畢生致力於「民族再統一」、「台灣再光復」、「反帝國主義」、「去殖民」、「清理皇民化遺毒」的志業。生前執業之餘,勤勉著述,皇皇八巨冊台灣戰後史相關著作,都是可以藏諸名山的金櫃石室之書。二○一八年宣告退休後,本擬展開更宏大的寫作計畫。不意壯志未酬,撒手竟去,慟哉!

一齣追索,再現,召喚的劇作-推薦《范天寒和他的兄弟們》

4 月前 / 0 comments

《范天寒和他的兄弟們》是二○一八年,為紀念「客家還我母語運動30周年」,「差事劇團』團長鍾喬和幾位青年劇場工作者,共同協力編導製作的戲劇作品。差事劇團創辦至今已逾30年,觸及的題材包含各種面向,但關聯著現實,帶有明顯的批判意識卻是他一貫的精神。《范天寒和他的兄弟們》今年9月和10月分別要在台北和台南巡迴演出,我虔誠的祝禱演出順利成功也祈願更多有心人,有緣人能觀賞到這篇華章。

《方向》的戰鬥,戰鬥的《方向》──悼念曾健民醫師

5 月前 / 0 comments

2020年8月13日,曾健民醫師在花蓮家宅出離遠逝,世壽70。曾醫師不但是專業,熱誠,技術嫻熟,左派朋友共同喜愛的牙醫師,也是執業之餘,全神貫注於左翼世界建設的好學深思,篤行實踐之士。曾醫師說,社會性質論決不是為了學術研究,而是為了變革社會,改造世界的實踐。

資本主義永遠會生產種族主義

6 月前 / 0 comments

儘管工人受壓迫的程度不一,但是,不論種族、性別、性取向、宗教、語言,所有的國際工人階級與生產工具的關係卻是一致的。階級,包括跨種族的團結在內,是工人階級團結真正的物質基礎。沒有跨越種族的團結,受壓迫者不可能得到解放。讓統治階級恐懼的走著瞧吧!所有種族的無產階級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將贏得全世界!

拒斥反中國,捍衛國際團結

7 月前 / 0 comments

疫情大流行是全世界的問題,並且只有透過工人階級和那些為人類美好生活而獻身之士的國際合作才能戰勝。抗擊疫情大流行!工人群眾務必要拒斥,所有意圖以民族,種族,國籍分化彼此的計謀。特別是,美國統治階級為了轉嫁本身的罪犯角色而發動的,責備中國要為危機負責的詭辯邪行,更應該反對到底!

新冠疫情大流行年代的國際情勢

8 月前 / 0 comments

Covid-19已經在許多方面深刻的改變了國際情勢,當眾多危險森然逼近工人階級的同時,卻也出現了各種機會,得以徹底質疑一個會將我們帶向野蠻的資本主義體制。我們正在世界重大轉變(或者有許多轉折)的起點。我們僅僅能夠透過對潛在動力的分析,預測未來情勢將會如何演進?也許幾個月之內疫情會被控制住。也許資產階級會設法掌控情勢,一定程度的緩和重大衝突的巨大風險,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情是,Covid以前的世界已經結束了。我們還不能說世界將會有多大的改變,但它必定要變。國際權力關係要變,階級關係也將改變。問題只在於改變的情況有多劇烈,因為前述之事沒有一件能夠平靜的完成。

  • 1
第 1 頁,共 1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