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潮流 > 左眼看世界

理查德·肖爾:被壓迫者教育學——致敬保羅.弗雷勒

1 月前 / 0

弗雷勒的行動基於一個基本的假設:即人的本體使命(他如是說)就是要成為一個作用於世界並改造世界的主體,唯其如此,才會不斷有新的可能使個體和群體生活更完整、更豐富。世界上不存在所謂中立的教育過程這樣的東西。教育要麼充當工具,用以促進年輕一代融入現行制度邏輯並使他們與之相符合,要麼就變成「自由的實踐」,即人們藉以批判性和創造性地對待現實並發現如何參與世界改造的手段。要構建一種有助於促進這一過程的教育方法,這將有助於新人(new man)的培養。

鍾喬|面對壓殺的歷史:從《范天寒》到《戲中壁》(下)

1 月前 / 0

回首2018,《范天寒和他的弟兄們》以一部長達3小時的劇碼,在台灣劇場界引發一陣議論;而後,入圍第十七屆【台新藝術獎】,在眾聲喧嘩的劇場界,以一種近乎暗影、無聲以及低嗓門的扣問,一段台灣戰後史上被刻意壓殺的白色恐怖事件,宛若殘骸般重新在世人面前現身。然則,自始至終以西方人權觀點,看待轉型正義問題的台灣社會,對於二戰後冷戰、新殖民主義在東亞形成的國家暴力,卻存在著依附西方普世價值的觀點,欠缺亞洲第三世界「冷戰、戒嚴體制」特殊性的問題,值得提出來探討與重新釐清。在冷戰及後冷戰年代,持續發生於東亞或整體亞洲,相關左翼肅清的國家暴力事件,一直未曾消失,只不過甚少進入欠缺「左眼」看世界的場域。

鍾喬|面對壓殺的歷史:從《范天寒》到《戲中壁》(上)

1 月前 / 0

縱或觀點有異,卻因革命者曾以實體的存在,走過被壓殺的血腥道途;因此,記憶所堆起的千層骨骸,得以在我們面前重新現身。面對記憶前來叩門,唯有在劇場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前提下,檢視左翼革命在「去帝國」的特殊性下,從民眾的、民族的內涵與脈絡,重申以第三世界視野出發的人權價值。

曾健民:初論陳映真的台灣社會性質論和社會變革論

2 月前 / 0

【編按】2020年8月13日,曾健民醫師病逝於花蓮家裡,享年70歲。曾健民醫師本職為牙醫,執業之餘將所有心力投入台灣近現代社會史的研究,並潛心於左翼理論,為台灣社會的變革求索理論思想,窮盡心力在台灣社會性質的研究。曾健民醫師青年時因思想激進曾在服役時遭受白色恐怖波及,1980年自高雄醫學院畢業後,赴日本進修牙醫專業,並在日本求學期間苦讀馬克思主義及進步左翼的社會科學理論。曾醫師生前心心念念台灣社會性質的討論,犇報在此轉載曾醫師〈初論陳映真的台灣社會性質論和社會變革論〉一文,以此悼念曾醫師,並期望有朝一日台灣社會性質的討論能夠展開,促進台灣社會的變革。

美國左派:拒絕新冷戰!美政府的利益不是我們的利益

2 月前 / 0

【編按】美國將中美關係從「戰略夥伴」調整為「戰略壓制」,對中國從貿易戰、科技戰打到輿論戰。7月2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對華政策演講,更把冷戰時期意識形態對抗的用語拉回當前。對此,7月25日中、美、英、加等48國學者發起以「拒絕新冷戰」為主題的全球線上公開會議,呼籲美國摒棄冷戰思維,支持中美對話。其中,美國《黑人議程報告》資深編輯瑪格麗特·金伯利在會上的發言,呼籲美國左派應看清中美局勢,不要跟著美國政府對抗中國。其發言受到大陸網友一片好評,紛紛彈幕希望她在美國要注意人身安全。犇報特此轉載觀察者網編譯瑪格麗特·金伯利的發言全文與影片。

資本主義永遠會生產種族主義

3 月前 / 0

儘管工人受壓迫的程度不一,但是,不論種族、性別、性取向、宗教、語言,所有的國際工人階級與生產工具的關係卻是一致的。階級,包括跨種族的團結在內,是工人階級團結真正的物質基礎。沒有跨越種族的團結,受壓迫者不可能得到解放。讓統治階級恐懼的走著瞧吧!所有種族的無產階級失去的只是鎖鏈!他們將贏得全世界!

拒斥反中國,捍衛國際團結

4 月前 / 0

疫情大流行是全世界的問題,並且只有透過工人階級和那些為人類美好生活而獻身之士的國際合作才能戰勝。抗擊疫情大流行!工人群眾務必要拒斥,所有意圖以民族,種族,國籍分化彼此的計謀。特別是,美國統治階級為了轉嫁本身的罪犯角色而發動的,責備中國要為危機負責的詭辯邪行,更應該反對到底!

革命者人格與勝利的哲學——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下)

5 月前 / 0

今年是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導師列寧誕辰150周年,中國大陸知名學者汪暉撰寫《革命者人格與勝利的哲學》一文,以示紀念。但需要注意的是,現代革命政黨的生存與發展,雖然需要人民領袖在某些特定的時刻發揮關鍵作用,但不應過於期待並仰賴領袖的人格。畢竟,真正的「現代君主」不是個人英雄,而只能是政黨本身;畢竟,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歷史的創造者。

革命者人格與勝利的哲學——紀念列寧誕辰150周年(上)

5 月前 / 0

今年是馬克思主義的革命導師列寧誕辰150周年,中國大陸知名學者汪暉撰寫《革命者人格與勝利的哲學》一文,以示紀念。但需要注意的是,現代革命政黨的生存與發展,雖然需要人民領袖在某些特定的時刻發揮關鍵作用,但不應過於期待並仰賴領袖的人格。畢竟,真正的「現代君主」不是個人英雄,而只能是政黨本身;畢竟,人民,只有人民才是歷史的創造者。

新冠疫情大流行年代的國際情勢

5 月前 / 0

Covid-19已經在許多方面深刻的改變了國際情勢,當眾多危險森然逼近工人階級的同時,卻也出現了各種機會,得以徹底質疑一個會將我們帶向野蠻的資本主義體制。我們正在世界重大轉變(或者有許多轉折)的起點。我們僅僅能夠透過對潛在動力的分析,預測未來情勢將會如何演進?也許幾個月之內疫情會被控制住。也許資產階級會設法掌控情勢,一定程度的緩和重大衝突的巨大風險,可以確定的一件事情是,Covid以前的世界已經結束了。我們還不能說世界將會有多大的改變,但它必定要變。國際權力關係要變,階級關係也將改變。問題只在於改變的情況有多劇烈,因為前述之事沒有一件能夠平靜的完成。

  • 1
  • 2
第 1 頁,共 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