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逃出二十分鐘後,京廣隧道全淹了」

By 犇報綜合報導 / 2021-07-27 11:52:42 /
摘要:

近日,台灣某些媒體援引網友消息,做出「大陸隱瞞京廣隧道死亡人數」的不實報導。實際上,京廣隧道在全淹前,有熱心民眾提醒車上人員逃離,儘管仍造成6死悲劇,但跟網路盛傳的不實報導,相去甚遠。日前,環球時報特派記者找到這名熱心人士,還原事發經過。

xxx圖片來源:人民日報

據人民日報27日最新消息,京廣隧道經過連續5天的救援,救援人員共從3處隧道內拖移安置各類車輛247輛。截至目前,現場排查發現6名遇難者,5男1女。近日,台灣某些媒體援引網友消息,做出「京廣隧道傳挖出6000遺體」的不實報導。實際上,京廣隧道在全淹前,有熱心民眾提醒車上人員逃離,儘管仍造成6死悲劇,但跟網路盛傳的不實報導,相去甚遠。日前,環球時報特派記者找到這名熱心人士,還原事發經過。

xxx(圖片來源:擷圖自由時報網站頁面)

據環球時報報導,全長1835公尺的京廣隧道,是鄭州市內貫穿南北的京廣快速路的一個「咽喉」,沿著這條路,分佈著鄭州市內的多個重要交通樞紐,向北可抵鄭州北站,向南可抵鄭州客車汽運總站,而就在這條隧道的正上方還毗鄰著鄭州火車站的西廣場。

xxx圖片來源:環球時報

7月20日,這條「串連」鄭州主要交通樞紐的「動脈」因為鄭州暴雨發生了嚴重的堵車。近日,幾段流傳於網路上的視頻顯示,當天下午四時許,當大量的雨水湧入隧道形成嚴重淹水的危急時刻,一名男子挨個拍打隧道內堵塞車輛的車窗,組織茫然無措的司機撤離。就在司機們聽從該男子號召,捨棄車輛到高處緊急避險約十餘分鐘後,京廣隧道就被洪水全部「填滿」了。

xxx23日下午,備受矚目的鄭州市京廣路隧道排水清淤搶險工作仍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圖片來源:環球時報,攝影:李昊)

7月23日,環球時報赴鄭州特派記者聯繫到了這位原名叫侯文超的男子,聽他講述7月20日下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傳奇經歷,侯文超稱,「因為我本人經歷過2012年的北京721特大暴雨,所以我清楚的知道,如果這個時候再不出去的話,可能大家都會有生命危險。」

影片來源:環球時報,由侯文超本人提供

以下為侯文超口述:

7月20日下午,我驅車從鄭州北三環高架轉入京廣路,然後沿京廣路向南行駛,下午四點鐘左右,鄭州已經下起了傾盆大雨,我進入京廣北路隧道的時候,裡面還沒有積水。當我開車穿過隧道,正要上坡駛出北隧道的時候,前方已經發生了嚴重的擁堵,我的前面大概有幾百輛車。在我後面也有幾十輛車,排了幾十公尺的距離。我坐在車內等了大約一個小時,車子也沒能開出去,在這期間車子向行進了大約10公尺。

下午5點40左右,我接了一個電話,這次通話大概也就3~5分鐘的時間,掛掉電話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周圍開始漲水了,水位都已經漲到車輪的三分之二了。

因為我經歷過北京2012年721特大暴雨災害,當時的報導也說了一部分開車停在隧道內的司機,因為沒能打開車門逃生最終憋死在車裡了,所以我就意識到必須趕快出去,出去以後,我看到堵在前面的車裡有一部分司機已經出來了,但還有一部分沒有出來,我就開始大聲喊話讓他們趕緊出來。

xxx逐一拍打車窗呼喚逃難的鄭州市民侯文超。(圖片來源:擷圖自央視新聞畫面)

當時有些人還是不願意下來,我就過去逐個用力拍打他們的車窗,讓他們趕緊出來,我當時想著也就是盡一份力量。其中有些人在我跟他說了以後,也意識到了危險,所以願意配合我下車,我記得,大部分人應該都下來了。

我當時心想,這車是沒法要了,水勢來的也很快,然後我們開始想辦法轉移到隧道上方的地帶,因為這個過程需要翻過欄杆,大家都很配合,齊心協力把老人和小孩給舉過欄杆,然後到了上隧道上方就安全了。

等到了隧道上方,我再回過頭一看,大水已經漫過許多車頂,我的車都已經找不到了,這時離我喊話讓大家趕緊撤離也就20分鐘左右。

xxx京廣北路隧道內情景(圖片來源:環球時報,攝影:李昊)

現在想來從我四點多進入隧道到六點多逃出隧道,一共經過兩個小時,然而漲水的過程也就20多分鐘。

期間都是我們自發的在開展救援,我想當時整個鄭州的情況肯定都不太好,很多地方可能比我們這裡更嚴重,所以交警等一些官方的指揮救助力量可能也顧不上我們,因為鄭州這場暴雨實在太大了,那個時候整個系統肯定是跟不上了。

因為我是最後一批撤離的,我覺得我走的時候應該絕大部分司機應該都走了。但當時可能也有一些司機不配合,我拍車窗告訴他們前方情況很危急,勸他們走的時候,他只是打開窗戶點點頭,然後又把車窗給關住了,我也不能硬把他們給拉走。

出了隧道之後,我們開始往北走,當時發現周圍已經全部都是積水了,然後我們走上了隴海路高架,到了高架上面就徹底安全了,當時那是唯一一個沒有積水的地方,其他的地方已經全部都是積水了。

我記得,當時「逃」到高架上的大概有上千人了,回過頭再看隧道,水位已經漲到兩三公尺左右,大家都已經看不到自己的車子了。

事後,我將我當時拍攝的視頻分享到一個朋友群中,一位朋友稱讚我說,面對生命的威脅有些人心存僥倖,有些人選擇相信他人,其實你拍車窗提醒他們的時候,可能是他們逃生的唯一機會。世上哪有什麼揮動翅膀的天使,只有拍他門的侯哥。

但我想,這些都是小事不值一提,當碰到這樣的突發情況肯定是要盡微薄之力的。

◎報導來源:人民日報、環球時報

【延伸閱讀】
災後鄭州:當一座都市忽然失去了網路
深度解析:河南極端暴雨 5天前早有預報
中美天津開談 中方向美提出兩份糾錯清單
中美鬥爭:一場圍棋大賽
【快評】不為我民進黨所用:PPT也會是「中共同路人」

0 Comments